事后,腾越中医院队多名队员质疑中断比赛是对方的缓兵之计:“当时我们控了场,而且带了节奏,再打下去对方肯定守不住!”言外之意,如果没有中止比赛查“酒踢”事件,谁输谁赢结果很难预料。

腾越中医院队领队贾振勇称,截至淘汰赛之前,张健是球队主力前锋,此次联赛射手榜共打进5个球,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射手;在此前的积分排位赛时,两个球队曾有过一次交锋——腾越中医院队在球场只有6名球员的劣势下,面对7人的老伙计队依然以2:1获胜。

而且,在经历积分排位赛之后,腾越中医院位列第二,老伙计队名列第七,两者实力上有差距。

“当时,在被人指责‘酒踢’之后,球员心有不甘,想讨个说法,这是落败的主要原因。”贾振勇如是说。

对这一风波,况景波说:“我是贴身防守张健的后卫,确实在他身上闻到了一些酒精味。而且,比赛规则明令不得喝酒。”

在《高安2017赛季七人制足球联赛比赛规则》中,第八条第二项明确:“严禁球员酒后上场比赛,凡参加的球员一经发现酒后上场,当值裁判有权要求更换队员,不听劝阻的,当值裁判有权将其红牌罚下。”

此次比赛监督王浩然受访时解释称,由于主裁判系南昌临时请来的,对《规则》并不全然熟悉,再加之腾越中医院队只有7名球员在场参赛,贸然红牌罚下恐激化矛盾,所以才求助在场的足协工作人员,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尽管现场球员达不到酒驾的标准,但并不代表球员没喝酒。”据胡煜了解,当时很多人闻到了酒味,张健应该不是比赛当晚喝的酒,而是中午。

借助交警查是否喝酒,足协方面显然是为了避免空口无凭,坐实是否存在“酒踢”。

对于这份《赛事规则补充说明》,贾振勇则提出异议:“补充说明是赛前10分钟发布在微信群的,根本没有时间传达给球员。”而且,赛前裁判会对每位球员身体状态进行了解,如果发现张健身上有酒味,裁判可禁止张健上场比赛。

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