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叫“菠菜”?因为菠菜跟博彩同音,从事网络赌博的人都称为“菠菜”。“菠菜”们工作的地方则称为菠菜基地。也就是说,虽然这些网络赌博平台开设在菲律宾,但客户群体大都是中国人,主要从业者也多是中国人,中国员工已成为境外网络赌博重要的一环。

2017年底,高远方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出国做游戏客服,给别人介绍游戏”的招聘信息,联系上了劳务派遣中介。中介很热情地介绍,在菲律宾做游戏客服,月薪6000元人民币(下同),每个月能涨500元,封顶是每月1.2万元。

2018年初,面试成功的高远方从郑州出发,飞往菲律宾马尼拉。到了机场,高远方和几个不认识的中国人一起,被拉到一个偏僻、破旧的六层楼里面,在手持电棍的工作人员看守下签了工作合同。

合同要求,员工在公司至少要工作满一年,如果不做满,就按照相关规定扣钱。合同一签完,高远方就被扣押了护照。

这家公司里共有100多人,大部分是中国人。公司则分为推广部、人事部、客服部、财务部、技术部等部门,但部门之间的交流并不多。公司里也没人用真名,高远方给自己起了个代号“小方”。

高远方被安排在四层,直到培训时,他才知道,自己需要从事的是网络赌博的推广。与实体赌博不同,“菠菜”通过网络的形式进行赌博,并无实际的线下赌场,经营者通过建立赌博平台,招募大量客服,通过网络推广的形式,寻找客户注册参赌。

推广工作分工细致、环环相扣。有人负责把“潜在客户”拉进博彩群,有人负责在群里当托儿,炒热群的气氛,还有专人负责指导对方下注,扮演投资导师的身份。

一般上钩的客户都是从小额开始尝试,发现导师的建议总是对的,于是开始翻倍、再翻倍,最后一次“梭哈”(全押),一把赔光。

高远方跟着组长学习了三四天,就开始自己独立做推广。近两年里,高远方每天抱着三四台手机跟不同的人聊天。这份工作并不轻松,上班时间是中午11点到晚上11点,每个月只有一两天休假,平时住在郊区的一个房子里,十几个人就睡在房间的上下铺。每天上下班有车接送。

“上班时间不能迟到、玩手机、拍照、打电话,如果拍照的话,是要被公司安保人员抓起来打的,也不能和家里人说干的是赌博网站,员工之间不能打架,打架也要被安保抓走。”高远方说。

公司的制度很严格,工作也有考核奖惩。如果一两个月都没有新赌客加入,可能只能拿底薪,如果3个月还是没有新客,可能就要被开除了。如果员工自己推广的赌客在网站里面充值输钱输多了,负责推广的人在月底的时候可以拿一定比例的提成。

高远方每月的工资都有近万元,这让他满足又心虚。彩票网上的这些游戏高远方之前并没有听说过,但工作以后心里能感觉到是违法的。组长安慰他说:“放心吧,我们这么多人干这个,这么久也没出过什么事。”

就这样,高远方在菲律宾工作了21个月,拿到了17万元的工资,直到2020年1月初因疫情原因返回国内。

刘斌斌原是在菲律宾马尼拉郊区一家饭店当服务员。2018年11月,有彩票网的中国员工到饭店吃饭,与刘斌斌聊天时透露是做游戏推广工作的,工资挺高。想着做服务员也赚不到多少钱,刘斌斌就让这名员工帮忙介绍到公司去上班。

刘斌斌被安排在了最容易上手的平台推广部。从开始工作到2021年3月回国,刘斌斌实际到手至少有22万元。“虽然很累,但还是挺能挣钱的。”刘斌斌这样评价“菠菜”的工作。

2019年4月,李阳经人介绍来到这家网络赌博平台做推广。但连着几个月都完不成基本任务,工资只拿了部分底薪,于是李阳转成了客服,负责给客户解答疑问。就这样做到2020年10月中下旬,他返回国内。一年多时间里,李阳非法获利至少14万元。因为是辞职回国,他还向公司赔付了1万余元。

“菠菜基地”里有很多这样的中国员工,在菲律宾当地人眼里,这些楼里的中国人工资很高,月薪能拿9万比索(约合人民币1.1万元),而当地白领的月薪折合成人民币,也只有两三千元。

浙江人朱文林是个老“菠菜”,没事就喜欢在网络上玩点赌博游戏。由于近年来相关部门加大了对网络赌博的打击力度,朱文林能找到的赌博渠道越来越少了。

2019年6月,有人在微信上添加朱文林为好友,向他推荐一个叫“彩票网”的网站,并且称如果在这个网站上面玩的话,可以在平台上面充值“上分”、购买彩票,如果押中了,钱也可以“下分”提现。

按照对方指示,朱文林先注册了一个账号,再填写对方给的邀请码,最后在平台上输入了自己的姓名、银行卡卡号、手机号等信息,通过实名认证后才有了专属账号。在平台充值“上分”后,朱文林就开始沉迷于彩票网的各种赌博游戏了。

几个月下来,朱文林在赌博网站上的流水已有四五十万元了,直接亏损则达到了近10万元。于是,朱文林愤而报警。

浙江嘉兴警方很快发现了这个服务器架设在菲律宾马尼拉的赌博网站,并顺藤摸瓜抓获了已返回国内的网站工作人员高远方、刘斌斌和李阳等70余人。

2021年10月13日,刘斌斌、高远方、李阳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8日被逮捕。

办理该案的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李娜告诉《方圆》记者,刘斌斌、高远方、李阳经他人介绍前往菲律宾马尼拉,在明知彩票网为赌博网站的前提下,为境外赌博网站担任推广或者客服,分别非法获利至少22万元、17万元、14万元,均属情节严重,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刑事责任。

今年3月17日,嘉兴市南湖区法院一审宣判,以开设赌场罪,判处被告人刘斌斌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判处被告人高远方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判处被告人李阳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

“类似中国公民赴境外打工从事违法犯罪的案件并不少见,中国员工已经成为跨境网络赌博的重要一环,即犯罪‘工具人’。”李娜表示,因我国周边一些境外赌博集团实际控制人和参赌人员主要为中国公民,为提高招赌成功率,犯罪集团往往聘用中国人来帮助其实施犯罪。

由于赌博网站推广、客服等工作门槛低、工资高、来钱快,公司还承诺“包机票、包吃住”,许多人明知是违法行为仍然铤而走险。有的人法律意识淡薄,虽然最初是被骗去国外,但工作后即使知道了违法,也抱有侥幸心理,认为“法不责众”,且人在国外比较安全。

“但事实是,在境外开设赌场也能构成犯罪。根据刑法属地管辖原则,虽然在菲律宾开设赌场可以申领牌照后合法化,但是网络赌博聚集的都是国内的赌客参赌,相当于在国内开设赌场,所以认定为开设赌场罪。”李娜表示,这些跨国打工的中国人,不仅要每天连续工作12个小时,还会遭遇护照被押、工资被扣等各类惩罚和对待。

此类犯罪已形成明确的产业链,有人负责定向招聘,有人负责办理护照签证等出国手续,有人培训员工上岗,严重影响社会安定和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亟须引起重视。

李娜建议,一方面要加大网络招聘监管力度,针对招聘网站、贴吧、QQ群等容易发布招聘信息的地方重点审核,加强对招聘信息的筛查,从源头防止虚假招聘信息通过网络传播。

另一方面,许多求职人员法律意识淡薄、轻信他人,应加强出国务工常识和相关法律知识宣传,增强出国务工人员对劳务招聘陷阱的辨识能力和风险防范意识。(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本文有删减,更多内容请关注《方圆》6月上期杂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